首页 >> 公司资讯 >> 公司资讯

恒升公司召开三届一次职工(股东)代表大会

发布时间:2020-07-03    发布者:超级管理员    浏览次数:1173

恒升公司召开三届一次职工(股东)代表大会

杨文武作《公司工作报告》   胡子俊作重要讲话

                              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第三届职工(股东)代表大会代表分组办法和闭会期间开展有关活动的决议》

629上午,恒升公司三届一次职工(股东)代表大会在恒升公司生产管理中心三楼会议室隆重召开。来自公司各部门的职工(股东)代表肩负重任,以饱满的热情和高度的责任感参加了大会。

公司层领导胡子俊、杨文武、胡之华、田新福、桂德华、应迎秋、施跃敏、孙跃华、李汉庆、程方大、韦开玉在大会主席台就座。公司职工(股东)代表共74人参加了大会,公司部分年度考核人员列席了会议。公司党委副书记郑彬主持大会。

会上,公司总经理杨文武向大会做《公司工作报告》。报告共分三个部分:一、2019年工作回顾;二、我国机床行业现状及企业存在的主要问题;三、2020年公司经营目标和重点工作。

《报告》在分析我国机床行业现状时指出,中国机床工业的历史跟中国工业体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一五期间的156工程项目和向西部地区挺进的大三线建设,基本确立了中国工业体系的框架。这其中,18家国有机床厂堪称是十八罗汉齐齐哈尔第一机床厂、齐齐哈尔第二机床厂、沈阳第一机床厂、沈阳第二机床厂、沈阳第三机床厂、大连机床厂、北京第一机床厂、北京第二机床厂、天津第一机床厂、济南第一机床厂、济南第二机床厂、重庆机床厂、南京机床厂、无锡机床厂、武汉重型机床厂、长沙机床厂、上海机床厂和昆明机床厂,曾经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当时机械行业有“七所一院”的综合性专业技术研发机构(称为“一类所”):北京机床研究所、郑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济南铸造锻压机械研究所、大连组合机床研究所、成都工具研究所、苏州电加工机床研究所、广州机床研究所、郑州第六研究设计院,还有37个专业研究所与企业设计部门形成的科研开发体系(称为“二类所”),以“一类所”、“ 二类所”为核心的研发体系成为支撑中国机床和机械工业发展的脊梁,然而1999年一刀切的院所转制,国家计委的242个院所全部下放,按企业化运作进行管理。这个在计划经济下形成的体系终究是脆弱的,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和更深层次的市场竞争中,其体制机制弊端造成其整体衰落是不可避免的。当年的中国机床行业十八罗汉和专业技术研发机构最后归宿基本是黯淡无光,要么被并入到大的工业集团里,要么被民企并购,还有些破产倒闭,能够保全的机床企业仅剩济南第二机床厂,这说明中国机床工业的研发和生产制造体系已经走到尽头,中国机床需要重构一套全新的体系。

《报告》分析了中国机床制造活力被削弱的情况,由于机床制造的特点,改革开放初期我国所有国有机床制造企业均划属地方政府管理,可以说,许多倒下的新旧十八罗汉们背后都有地方政府的作为。机床注定不是GDP的宠儿,机床是国家安全的命脉,岂能以GDP论英雄。但是,地方政府非得让机床厂有GDP贡献,要求快速做大和迅速赶超发达国家高档数控机床的水平,或者捉去上市,或者业绩几年不振,这种发展理念完全无视机床的特殊性,机床企业就是在这种氛围中,重复地原地蛙跳,在周而复始之中回到原处或被破产重组。中国机床和日本、德国机床的差距,与七八十年代相比,不是更小,而是更大。往微观里看,机床自身也有独特的气质,作为加工机器的机器机床是一个极其特殊的行业,尤其那些高端机床,绝不是普通的产品,它有着独特的行业气质,机床可以称之为老骨头汤行业,它啃的是硬骨头,喝的是老汤。国外机床尤其德国、瑞士,经常看到家族企业延绵不断,其实这种延续、传承的正是老汤的精髓,一锅老骨头汤要一直熬下来,百年老汤不能换,换汤就会死。日本发那科的机床数控系统和机器人都是行业先锋,而老社长是本土博士,更以铁腕的力量统治FANUC三十年,儿子是博士,孙子还是博士,一直传承,相互熏陶,而围绕这些家族骨干的那些总工、助手则一直也没变,他们长期在一起精雕细琢,熬出了机床业的老骨头精,也打造了一个无敌的研发体系。而在中国的国企,企业家往往是到点退休,60岁正是国外机床掌门人的黄金时期,这说明中国业界还是没有认清机床作为工业之母机的特殊性。机床跟其他许多制造业并不相同,它有许多传统工艺一直在发挥作用,比如手工刮研这道老掉牙的工序,在日本机床界基本上都保留下来作为最后一道工序。机床行业的许多规律,往往都是以十年作为周期闪现一次,外行人很难迅速悟透,机床是一匹桀骜不驯的战马,不骑上去,你是不知道它有多难以驾驭。为什么中国机床格外需要老骨头在岗?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的基础孱弱,业公地、行业共性技术几乎都为零,一个机床厂的支撑,全靠主要领导和核心骨干人员使出个人浑身解数,勉力维持,弥补外部恶劣生态下的养分缺失。不懂机床产业的人,很难想象可以做好机床的一把手。中国机床厂,最怕换人,最怕折腾,换一拨领导人,就会换一茬思路,新领导需要在新的期望中,短时间内做出重大的业绩承诺,这是明显违背机床行业规律的。机床企业的发展,从来就是一场马拉松,拼的是耐力、持久性和专注精神,决不是百米冲刺。近几年来,许多困难的机床企业纷纷被国企“拥抱”,这种像转手包袱一样地托管,恐怕只会拖延病情,无法真正解决问题。现在大连机床和沈阳机床已经并入到通用技术集团,这种做法完全不符合国际上机床走专而精的路线,未来的路究竟如何,迷雾之中尚未确切答案。

《报告》在分析中指出,在量大面广的通用产品中端领域,中国现在面对的竞争对手,肯定不是德国、瑞士、日本,甚至也不是意大利、韩国,最大的心腹大患,可能反而是来自中国台湾,他们分工协作明确,小而精、小而专、小而美,双相PK勇者胜,大陆机床已经呈现了不利的局面。中国大大小小的机床企业,不能随心所欲地乱打一气,一套对于机床发展的完整战略和整体技术路线图,迫切需要出台。没有共性技术,没有人愿意浇灌产业公地,没有共享资源。中国数千家机床企业,基本都是各自为政,这种产业生态下的机床行业,将会是失去防护林保护的耕地。

大会听取了副总经理胡之华宣读的《关于公司第三届职工(股东)代表大会代表分组办法和闭会期间开展有关活动的决议(草案)》。

参加会议的代表分成七个小组,分别从降耗增效、开源节流、提高产品质量、加强企业管理、培养人才队伍和关心员工等多方面共提出103条意见和建议。根据公司主要领导要求,代表们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将分解到有关部门,力求务实地分类解决。

629下午,代表们举手表决通过《关于公司第三届职工(股东)代表大会代表分组办法和闭会期间开展有关活动的决议》决议,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胡子俊作题为《统一思想、真抓实干,保持企业持续健康和谐发展》的重要讲话。最后代表们从德、能、勤、绩四个方面对公司年度考核人员进行了不记名测评。

(综合管理部)


图为恒升公司公司三届一次职工(股东)代表大会,在主席台就座的公司层领导。



图为代表们举手表决通过了《关于公司第三届职工(股东)代表大会代表分组办法和闭会期间开展有关活动的决议》。


公司地址:安徽新芜经济开发区迎宾大道188号 电话:0553-8767389 传真:0553-8766878 Email:office@whhmtw.com
销售公司:电话:0553-5851790 5851854 传真:0553-5879327 配件销售:0553-5851933 售后服务:0553-5851345 Email:whhsjc@163.com